对我,他不再是现实的人,而是一种感觉,爱的感觉。那感觉在高峰处被突然冷冻,于是便停留在我的身体里了,完好无损的停留在某处,不能进也不能退,不开花结果,也不腐烂变质。

—— 廖一梅《悲观主义的花朵》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