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来,当时的我真的太年轻,太天真了。我并非是个经得起百般折腾的人,我的韧性是有限度的。我也会疲惫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