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色渐渐模糊了,由当初的暗蓝已变为浅黑,而月光此时却显得更加柔和。它像似一位母亲慈祥地亲吻大地,并为它织起了银灰色的幔帐。这爱正由浅变深,由深转浓,晶莹地流淌汇成了娟娟细流。最后,它又一丝一丝地吐出,送给了花草,送给了大地,送给了黑夜!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