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独自站在云水之涯,眺望我求不得的你啊,掌间盛开了冻伤的优钵罗花。一生就唱了这么一支歌,褪尽铅华后等你来和,静静地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