忘掉是一般人能做的唯一的事。可是,我决定不忘掉!

—— 廖一梅《悲观主义的花朵》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