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向往大海。孩提时的我总以为海有一位女神,一位“艳如桃李,冷若冰霜”的女神。不是吗?你看,云霞的海上,何等的明媚;风雨的海上,何等的阴沉。而且,这位女神住在灯塔的岛上,海峡是她的扇旗,海岛是她的侍从;夜里,她曳着白衣蓝裳,头上插着新月的梳子,胸前挂着明星的璎珞翩翩地飞行于海波上……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