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听见音乐,来自月光和胴体?辅极端的诱饵捕获飘渺的唯美?一生充盈着激烈,又充盈着纯然?总有回忆贯穿于世间??我相信自己?死时如同静美的秋日落叶?不盛不乱,姿态如烟?即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的傲然?玄之又玄

—— 泰戈尔《飞鸟集》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