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怕我的记忆像沙漏,越来越少,总有一天会模糊。阿玦,七年了,我就快不记得你笑起来的样子,你说话的声音……因为我太懦弱,害怕痛苦不肯时时去想,但我又不想忘记,所以你走了,我还一直住在回忆里。

—— 辛夷坞《我在回忆里等你》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