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当我受到严重的伤痛,能够医治我的,绝不会是别人,是自己。去光荣地受伤,去勇敢地痊愈自己,愿意这样期待我的生命,直到生命的尽头,我愿意是一个伤痕累累的人,殉于对人世的热爱之中。

—— 简媜《水问》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