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过等一名前来结发牵手的人,结结实实的伴着走上一程。并无意谈几场惨淡,不知下落的恋或是爱。
日头将依旧东起西落,书红书绿,寒交暑,昼替夜,聚复散,谁没有了谁不行。

—— 匡匡《时有女子》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