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一直觉得学校是个很残酷的地方,一座一座,安静地伫立在荒凉的时间轴上,把青春固定在狭小的空间里,苦涩的奋战中,还要自欺欺人地说青春无悔愿赌服输。明明处在最美好的年华中,却要听信年长者的欺骗而把快乐与希望寄托于毕业和长大。它们张大嘴吞吐着一代又一代人,从不留恋过往,只是漠然的看着像洛枳这样的可怜人回头寻找记忆,却提供不了一丝余温。

—— 八月长安《橘生淮南·暗恋》

分享到: